<progress id="1j555"></progress>
<var id="1j555"><video id="1j555"><menuitem id="1j555"></menuitem></video></var>
<cite id="1j555"></cite>
<var id="1j555"><video id="1j555"></video></var>
<cite id="1j555"><video id="1j555"><thead id="1j555"></thead></video></cite>
<cite id="1j555"><video id="1j555"></video></cite>
<cite id="1j555"></cite><ins id="1j555"><span id="1j555"><var id="1j555"></var></span></ins><var id="1j555"></var>
<var id="1j555"><video id="1j555"></video></var><cite id="1j555"></cite>
<cite id="1j555"><span id="1j555"><menuitem id="1j555"></menuitem></span></cite>
<var id="1j555"><strike id="1j555"></strike></var>

潛山信息港

用戶登錄

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

女校車司機被學生家長劃傷致毀容 嫌疑人有精神病

2019-12-13/ 潛山信息港/ 查看: 214/ 評論: 10

摘要(原標題:湖北一女校車司機被學生家長劃傷,希望警方公開車載監控)新京報訊湖北應城市郎君鎮一幼兒園校車
十一出國旅游 http://www.syyicao.cn/

(原標題:湖北一女校車司機被學生家長劃傷,希望警方公開車載監控)

新京報訊湖北應城市郎君鎮一幼兒園校車女司機被學生家長用刀劃傷臉部、致毀容一事,引發社會關注。12月11日,應城市公安局回應新京報記者稱,事發前兩人曾發生口角,嫌疑人有精神疾病,但作案時具備部分刑事責任能力,目前已被刑拘。

被學生家長用刀劃傷的校車司機李女士,目前仍在醫院接受治療。受訪者供圖

涉事女司機對“事發前發生口角”持保留意見,其稱希望公開車載監控。應城公安官微截圖

今日(12月12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聯系上涉事女司機李女士,目前其仍在應城市人民醫院接受治療。其接受新京報記者獨家采訪時稱,與該名家長素不相識,事發前未發生口角,索賠以后會通過法律渠道解決,目前訴求只有一個“呈現事實真相,希望公安機關能公開車載監控?!?/p>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12月11日上午,微博網友“我說的事實687”發帖稱,11月14日,郎君中心幼兒園一名校車司機在接送小朋友的途中,被一名學生家長持刀所傷。應城警方表示,因程某某家屬反映其系精神病人,民警將其送往應城市精神衛生中心治療,并聯系孝感市康復醫院法醫精神病司法鑒定所對其進行司法鑒定。經鑒定,受害人李某的傷情為輕傷,嫌疑人程某某作案時具備部分刑事責任能力,應城警方已依法將嫌疑人程某某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辦理中。

對話受害者李女士:

“沒發生口角,希望公開車載監控”

事發近一個月后,仍在醫院治療的女司機李女士于今日就事發經過、警方通報內容,接受了新京報記者的獨家采訪,她對警方“事發前與學生家長發生口角”的定性予以了否認,并稱“現在沒什么訴求,只希望能如實呈現事實真相,公開車載監控?!?/p>

新京報:你現在傷情怎么樣?

李女士:我現在仍在應城市中心醫院接受治療。

新京報:事發經過是怎么樣的?

李女士:根本沒有發生口角,當時我駕駛校車去接人時,她(犯罪嫌疑人)拿著刀直接上來,先握著拳朝我后面打了一拳,接小朋友時,根本不會停留很長時間,最多也就一兩分鐘,根本不會發生警方定性說的“發生口角”。

新京報:事發時,車上除了你,還有誰?

李女士:還有跟車的老師,還有監控錄像,什么都有,為什么警方不把車載監控放出來,都是有記錄的。

新京報:刀是什么時候劃傷你臉部的?

李女士:刀,一直在她手上,她上車就拿著刀。

新京報:你跟她之前有過節嗎?

李女士:我跟本不認識她,我可以這么跟你說,哪怕我再次碰到她,我也不認識她,根本不知道她長啥樣,即使她現在把我傷成這樣。

新京報:你對“事發前口角”的定性存在異議?

李女士:昨天的新聞報道,我都看到了,就警方的通報說我“口角”,我心情肯定不是特別好。我各方面都是通過考試的,才拿到校車駕駛資格證。其次,如果我個人人品、素質不好,肯定是不可能開這個校車的,包括派出所、幼兒園,他們事先都會挑選、最終才選用我的。希望警方可以公開車載監控。

新京報:事發時,校車上還有其他小孩嗎?他們有受傷嗎?

李女士:這個就不方便說了,肯定有其他小孩。

新京報:你現在的訴求是什么?

李女士:我現在沒有訴求,我只想說,把當天的事情、實情,派出所講出來,就可以了,這就是我的訴求,不要在這里歪曲事實,讓我的精神受到影響。索賠方面,我會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收藏 分享 邀請
上一篇:暫無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广西快三精准预测微信群